論語集註大全卷之五[公冶長第五]

此篇皆論 古今人物 賢否得失이라.[公冶長以下在當時爲今人也 孔文子以下古人也.][358]
蓋格物窮理之一端也凡二十七章이라 胡氏以爲 疑多子貢之徒所記云이라.[以子貢方人故疑其然]

01. 謂公冶長하샤대 "可妻也ㅣ로다 雖在縲絏之中이나, 非其罪也"ㅣ라하시고 以其子妻之하시다. [妻去聲下同縲力追反絏(맬설)息列反][359]
    公冶長孔子弟子[魯人一云齊人]라 爲之妻(如字)라. [검은새끼줄류]는 黑索也라. (이어맬연)[閭緣反]古者獄中以黑索야로 拘攣罪人이라. 長之爲人無所考而夫子稱其可妻其必有以取之矣又言 其人雖嘗陷於縲絏之中이나 而非其罪 則固無害於可妻也[音扶]有罪無罪在我而已豈以自外至者爲榮辱哉리오
  朱子曰 雖嘗陷縲絏而非其罪則其平昔之行可知非謂以非罪陷縲絏爲可妻也
  ○ 慶源輔氏曰 在我無得罪之道而不幸有罪自外至何足以爲辱 在我有得罪之道 雖或幸免 其罪於外 何足以爲榮 故君子有隱微之過於暗室屋漏之中則 其心愧恥 若撻于市 不幸而遇無妄之災則 雖市朝之刑裔夷之竄 皆受之而無恧也
  ○ 雙峯饒氏曰 可妻以其素行取之縲絏 非罪以 其一事言之 在縲絏則 似不可妻 非其罪則 無害於可妻也
  ○ 齊氏曰 匡章 非孟子遂爲不孝之 子公冶長 非夫子遂爲 有罪之人 天下之 不遇聖賢者衆矣
  ○ 東陽許氏曰 擇壻之意全在可妻也 上下面却言長 雖魯在縲絏 自是爲人所誣累非長實有罪則 縲絏不足于其行

    謂南容하샤대 "邦有道不廢하며, 邦無道免於刑戮"이라 하시고 以其兄之子妻之하시다.[361]
    南容孔子弟子居南宮하니 名縚[[音滔]라 又 名适이오 字子容이오 [神至反正作諡]敬叔이라 孟懿子之兄也라[魯人]不廢言 必見用也以其謹於言行[去聲]이라 故 能見用於治[去聲]朝[音潮]하고免禍於亂世也事又見[賢遍反]第十一篇
    朱子曰 三復白圭見 其謹言 言行相表裏謹言必能謹行矣 又曰 邦有道 是君子道 長之時 南容必不廢棄 邦無道 是小人得志以害君子之時 南容能謹其言行 必不於刑戮
  ○ 新安陳氏曰 此章本不見 謹於言行意 參以三復 白圭章故云]


○ 或曰 公冶長之賢不及南容 故聖人 以其子妻長하고 而以兄子妻容하니 蓋厚於兄而薄於己也라. 程子曰 此以己之私心으로 窺聖人也라. 凡人 避嫌者皆內不足也라. 聖人 自至公하니 何避嫌之有리오. 況 嫁女必量其才而求配하니 尤不當 有所避也라.[配合也 夫婦皆可以配言] 若 孔子之事 則其年之長[去聲]時之先後皆不可知어니와 惟以爲避嫌則大不可避嫌之事賢者且不爲況聖人乎아.
    [厚齋憑氏曰 免於刑戮 非必免於縲絏也 縲絏之不免 聖人所不能計 特計其能保 首領耳 蓋世亂而刑戮易於䧟之也 唯謹身免禍庶保其妻子爾][縲絏(누설):죄인을 묶던 노끈]

02. 謂子賤하샤대 "君子哉若人이여. 魯無君子者ㅣ면 斯焉取斯ㅣ리오.[焉於虔反][363]
    子賤孔子弟子姓宓이요[考之韻書 此字音虙(범위엄스러울복) 又云姓也 通作 虙音伏]名不齊라.[魯人]上斯斯此人이요 下斯斯此德이라 子賤蓋能尊賢取友하여 以成其德者

  [說苑子賤爲單父宰所父事者二人所兄事者五人所友者十一人 皆敎子賤以治人之術.
  ○ 朱子曰 居鄕而多賢其老者 吾當尊敬師事以求其益 其行輩與吾相若者則納交取友親炙漸磨以㴠(涵)養 德性薰 陶氣質.
  ○ 胡氏曰 家語云 子賤 少孔子四十九歲 有才智仁愛爲單父宰民不忍欺以年計之孔子卒時子賤方年二十餘歲 意其進師夫子退從諸弟子遊而切嗟以成其德者 故夫子歎之如此)

    故夫子旣歎其賢하시고 而又言 若魯無君子則此人何所取以成此德乎아하시니 因以見[賢遍反]魯之多賢也시니라.
  [朱子曰 論語中說 君子有說 最高者 有大槩說者 如言賢者之類 聖人於子 賤南宮适皆曰 君子哉 若人皆大槩說.
  ○ 南軒張氏曰 非特歎魯之多賢言 美質係乎 薰陶之效 如此也]

    ○ 蘇氏曰 稱人之善必本其父兄師友厚之至也니라.
  [雙峯饒氏曰 稱人善已可言厚 又推本其父兄師友 乃厚之至]

03. 子貢問曰“賜也何如니잇고?”子曰“女器也ㅣ니라.”曰“何器也ㅣ잇고?”曰“瑚璉也ㅣ니라.[女音汝瑚音胡璉力展反][365]
    器者有用之成材夏曰瑚商曰璉이요 周曰簠簋니[音甫鬼] 皆宗廟盛[平聲]黍稷之器 而飾以玉하니 器之貴重 而華美者也라.

  [新安倪氏曰 按明堂位曰 夏后氏之四璉 殷之六瑚 周之八簋 是商曰 瑚 夏曰璉也 此因舊註想因瑚在上璉 在下而誤耳 外方內圓曰 簠 外圓內方曰 簋]


    子貢見 孔子以君子許 子賤이라 以己爲問而孔子告之以此하시니 然 則子貢雖未至於不器其亦 器之貴者歟인저

  [程子曰 瑚璉可施禮於宗廟 如子貢之才可使於四方可使與賓客焉而已.
  ○ 朱子曰 子貢必竟只是器非不器也 子貢是器之貴者與賤器不同然可貴而不可賤宜於宗廟朝廷而不可退處 此子貢之偏處.
  ○ 南軒張氏曰 瑚璉 雖貴 終未免於可器也 賜能因其所至而 勉其所未至則 亦何所限量哉.
  ○ 雙峯饒氏曰 用之宗廟 故曰 貴 盛黍稷 故曰 重飾以珠玉 故曰華美 子貢之言語 文章之可 觀是華美 也.
  ○ 胡氏曰 器者 各適其用而 不能相通 此以爲有用之成材者 因下文瑚璉而加重其詞爾.
  ○ 或問 子貢 未至於子賤之君子歟 雲峯胡氏曰 子賤亦未便 是不器之 君子特 子賤能有所取以成德可充之以至於不器 子貢 雖有用之成材尙有所局而未至於不器也]

04. 曰, “雍也仁而不佞이로다.[366]
    雍孔子弟子姓冉이요 字仲弓이라[魯人]口才也라.

  程子曰 有便侫之才多入於不善 故學不貴.
  ○ 朱子曰侫是無實之辨 又曰 佞是捷給便口者不是謟是箇口快底人却未門是不是一時言語便抵當得去撰得說話也好如子路何必讀書之言子曰惡夫佞者是也)

    仲弓爲人重厚簡默이어늘 而時人以佞爲賢이라 美其優於德而病其短於才也니라.

  慶源輔氏曰 仲弓從事於敬怒以求仁 又在德行之科而 夫子稱其可使南面 今或者 又以不佞爲慊則決 非務外而 事口者 故以爲 重厚簡默也 人情徇外 而不事內求名 而不務實 故以佞爲賢

    曰,“焉用佞이리오? 禦人以口給하야, 屢憎於人하나니. 不知其仁이어니와, 焉用佞이리오?”[焉於處反][367]
    禦當也猶 應答也[辨][去下]惡也言 何用佞乎리오 佞人所以應答人者但 以口取辨而無情實하여 徒多爲人 所憎惡爾라.

  [慶源輔氏曰 佞人恃口以禦人浮淺躁妄發言成文雖若可聽然其情實則未必如此心口旣不相副自然招尤而取憎也.
  ○ 新安陳氏曰 口才 雖俗人所賢而 實正人所惡]

    我雖未知 仲弓之仁이나 이나 其不佞乃所以爲賢이요 不足以爲病也再言 焉用佞所以深曉之시니라

  厚齋馮氏曰 左氏傳云 寡人不佞 蓋以佞爲才衛以祝鮀之佞治宗廟然顔子爲邦之問 夫子則告之以 遠佞人 蓋木訥者近人多言者數窮佞多失言不佞不害其爲賢也. ○ 新安陳氏曰 或人 稱 仲弓之仁而短其不佞 夫子不輕許 仲弓以仁而反喜其不佞

    ○ 或疑 仲弓之賢으로도 而夫子不許其仁何也曰 仁道至大하여 非 全體而不息者不足以當之如 顔子 亞聖으로도 猶 不能無違於於三月之後어든 況 仲弓 雖賢이나 未及 顔子하니 聖人固不得而輕許之也시니라

  蔡氏曰 全體是天理渾然 無一毫之雜不息 是天理 流行無一息之間 愛之理心之德六字所以訓仁之義 爲甚切 全體不息 四字 所以 盡人之道爲甚大 只 此十字之約不惟諸儒累千百言 莫能盡 而前後聖賢所論仁字溥傳精深千條萬緖 莫不緫會於十字之中矣.
  ○ 勉齋黃氏曰 當理 而無私心 朱子據所聞於師者而言 此章卽已之所見而言 全體 二字已 足以該當理無私心之義 加以不息 二字 又五字未盡之旨 蓋亦因其所已 聞而發其所獨得 故子文 文子章雖引師說而 或問 乃曰 仁者心之德 而天地理也 自非至誠盡 性通貫全體無少間 息不足以名之則亦引前章之說以釋後章之 旨亦足以見前說之義爲詳且密也
  ○ 陳氏曰 仁惟此心純 是天理無一毫 人欲之私 乃可以當其名 全體云者非指 仁之全體而言 乃所以全體之也
  ○ 西山眞氏曰 仁者 兼該萬善無所不備 如人之頭目手足 皆具然後謂之人也
  ○ 雙峯饒氏曰 此體字當作活字看卽 君子體仁之 體仁之體本全 故體此仁者不可以不全
  ○ 雲峯胡氏曰 全體而不息 如眞蔡之說則 仁之體本自渾全 如陳饒之說則 是以人 全體之愚玩 朱子之意 仁道至大 是說仁全體而 不息者 是說仁者之人 故著一者字 蓋仁只 是人之本心 所貴乎 仁者於此心 本體無一毫之虧欠 又無一息之間斷也
  ○ 新安陳氏曰 胡氏通主 仁者之人之說自是程子曰 公而以人體之則爲仁 此體仁之說也 魯子曰 士不可以不弘毅 仁以爲已 任弘也 死而後已毅也 仁者本心之全 德必欲以身體而 力行之 全體 此仁卽弘也. 一息尙存 此志不容少懈 此不息卽毅也 必如此始足以參透全體而不息者之語歟

05. 使漆彫開하신대 對曰, “吾斯之未能信이로소이다.” 하시다.[371]
    漆雕開孔子弟子字子若이라[蔡人] 指 此理而言이라 謂眞知其如此하여 而無 毫髮之疑也開自言 未能如此하여

  新安陳氏曰 未能眞知 此理而 無毫髮之疑則 正當學時未 是學優而仕時

    未可 以治人이라 夫子說其篤志하시니라

  程子曰 不先自信 何以治人
  ○ 朱子曰 斯之一字甚大有 所指而言如事君忠事父孝 皆是這箇道理若自信得及則雖欲不如 此不可得 若自信不及如何勉强 做得欲要自信得及 又須自有所得於這箇道理上 見得透全無些子疑處方是信
  ○ 斯只是這許多道理見於日用之間君臣 父子 仁義 忠孝之理於 是雖已見得如此却自恐做不盡 不免 或有過差尙自保不過 雖是知其已 然未能決其將然 故曰 吾斯之未能信

    ○ 程子曰 漆雕開已見大意夫子說之시니라

  朱子曰 大意便 是本初處若不魯見得大意 如何 下手做工夫 若而見得大意而不下手做工夫 亦不可斯者 非大意而何若推其極只是性蓋帝之降衷便是
  ○ 陳氏曰 開於心體上未到昭晰?釋處所以未敢出仕其所見處已自高於世俗諸儒 但其下工夫不到頭故止於見大意爾

    又曰 古人見道分明이라 其言如此니라

  [或問開未能自信而 程子以爲已 見大意 見道分明 何也 朱子曰 人惟不見其大者 故 安於小惟見之不明 故 若存 若亡 一出 一入 而不自知其所至之淺深也 今開之不安於小如此 則非見乎 其大者不能矣 卒然之間 一言之對 若目有所見 而手有所指者 且其驗之於身 又 如此其切而不用自欺也 則其見道之明 又爲如何 然曰 見大意則於細微容或有所未盡曰見道分明則固未必見其反身而誠也
  ○ 慶源輔氏曰 人惟見道不分明 故所言含糊不決 今開斷然以爲未能信未可以仕而 治人 故知其見道分明也
  ○ 胡氏曰 謂之見道 分明者 凡毫釐之未信 皆自知之也

    謝氏曰 開之學無可考然이나 聖人使之仕하니 必其材可以仕矣至於心術之微하여는 則一毫不自得이면 不害 其爲未信이라 聖人 所不能知而開自知之

  慶源輔氏曰 聖人明於知人何不能知 但其未信之實毫釐纖實處與意味曲折不若開自知之精耳)

    其材可以仕로대 而其器不安於小成하니 他日所就其可量乎夫子所以說之也라.

  朱子曰 據他之材已自可仕 只是他不伏如此小用了 又欲求進 是他先見大意了方肯不安於小成 若不見大意者 只安於小成耳 如人食藜藿未食芻豢 只知藜藿之美 及食芻豢則 藜藿不足食矣 又曰 他是不肯便做小底 所謂 有天民者 達可行於 天下而 後行之者也
  ○ 問開之未信 若一理見 未透卽 是未信否曰也 不止說 一理行一不義 殺一不辜得天下不爲 須是眞見得不義 不辜處便不可以得天下 若說略行不義 略殺不辜 做到九分也 未甚害也 不妨這便 是未信處這裏更須玩味省察 體認存養亦會 見得決㝎恁地而不可不 恁地 所謂脫然如大寐之得醒 方始是信處耳
  ○ 開所謂斯是他見得 此箇道理了只是信未及他眼前看得闊 只是踐履猶未純熟他 是見得箇規模大 不入這小底窠坐魯點被他 見得高下面許多事 皆所不屑爲到他說 時便都恁地 脫洒想見他 只是天資高便見得恁地都不魯做工夫
  ○ 點見得高却於工夫 上有踈略處開見處不如點然有向進之意點䂓模大開尤縝密
  ○ 論資稟之誠慤則開優於點語其見趣超詣脫然無毫髮之累則點賢於開然開之進則未已也
  ○ 慶源輔氏曰 器言其志量也 所見者 大所知者 明則其志量自然不肯 安於小成其進 進不已止意不至於大以化 化而不知之神不止也 則他日所就果可量乎
  ○ 胡氏曰 開得其大而 不局於小
  ○ 雙峯饒氏曰 集註釋 悅字 有三 朱子謂 悅其篤志 程子謂 悅其已見大意 謝氏謂悅其不安於小成 其實相貫 惟其見大意 故不安於小成 惟其不安於小成 故篤志
  ○ 按 程氏遺書曰 魯點漆雕開已見大意 集註采之以 魯點事在後 不欲學者 躐之 故去上二字
  ○ 雲峯胡氏曰 已見大意 已字 有意味 蓋漆雕開已見大意而 未析其微魯點已見大意 而易略於細使二子之學 各有所進則 其已然者固如 此而其未然者 當不止於此也 已字當如此看

06. 曰,“道不行이라, 乘桴하야 浮于海하리니. 從我者其由與인저?” 子路聞之하고 한대. 子曰,“由也好勇過我이나, 無所取材도다.[桴音孚 從好並去聲與平聲 材與裁同 古字借用][376]
    桴筏也라[笩房越反編竹木爲之]程子曰 浮海之歎傷天下之無賢君也子路勇於義 故謂 其能從己하니 皆假設之言耳어늘[此歎與欲居九夷同意] 子路以爲實然하여 而喜 夫子之與己夫子美其勇하시고 而譏 其不能 裁度[待洛反]事理以하야 適於義也

  慶源輔氏曰 聖人欲浮海 豈有憤世長往之意 其憂時悶道之 心蓋有不得已者 子路不惟 今日遂以夫子爲必行而喜其與已 其平日 所爲多傷於剛果而不能裁度已適義如率爾之對迂也之言皆是也 夫子所以敎之.
  ○ 胡氏曰 得時行道使天下無不被其澤 此聖人之本心 世衰道否止於無所容其身 豈聖人之得已 乘桴浮海 雖假設之辭 然傷時之不我用也 如子路之勇於義不以流離困若而 二其心 故謂其能從我 是皆憂深恩 遠而形於言也 子路不知 夫子之本心而喜 夫子之與已可謂 直情徑行而無所忖度也
  ○ 汪氏炎昶曰 集註能不能字 是揚而抑之處所能者 稟賦之剛果所不能者 學力之未至也
  ○ 新安陳氏曰 旣云勇於義 又云 不能裁度事理以適於義何也 蓋勇於義 是略見大意能勇於行不能裁 度事理以適於義 是不能審察精義而 有誤 勇決行之者 故其仕於衛也 知食焉 不避其難之爲義而 死之是勇於義 不知食出 公之食爲非義是不能裁度事理以適於義也]

07. 孟武伯問 子路仁乎ㅣ잇가? 曰, “不知也ㅣ로라.[378]
    子路之於仁蓋日月至焉者或在或亡하여 不能必其有無以不知告之하시니라

    又問한대. 曰, “由也千乘之國可使治其賦也ㅣ니어와, 不知其仁也케라[乘去聲].”
    賦兵也古者以田賦出兵이라 謂 兵爲賦하니 春秋傳[去聲 後凡言春秋傳者同] 所謂 悉索[所白反]敝賦是也라[在傳襄公八年悉索敝賦以討于蔡三十一年悉索敝賦以來會時事] 言子路之才可見者如此仁則不能知也라. 言 子路之才可見者如此仁則不能知也라[朱子曰 仲由可使治賦才也 不知其仁以學言]

    “求也何如하니잇고?” 曰, “求也, 千室之邑, 百乘之家, 可使爲之宰也어니와, 不知其仁也케라.”[379]
    千室大邑이요 百乘卿大夫之家라. 邑長[上聲]家臣之通號라. 家臣之通號

    “赤也 何如하니잇고. 子ㅣ曰, 束帶立於朝하야 可使與賓客言也이어니와, 不知其仁也케라.”[379]
    赤孔子弟子姓公西字子華라. [魯人]

  ○ 朱子曰 渾然天理便是仁有 一毫私意便是不仁三子之心 不是都不仁 但是不純爾
  ○ 問三子 雖全體未是仁苟於一事上能當理而 無私心亦 可謂之一事之仁 否曰不然 蓋纔說箇仁字便用以 全體言若一事上能盡仁便是他 全體是仁了 若全體有虧這一事 上必不能盡 仁纔說箇仁字便包盡 許多事 無不當理而 無私了 所以三子當不得 箇仁字聖人 只稱其才 聖門工夫不過 居敬窮理以 修身也 由求 只是這些工夫未到 故 夫子 所以知其未仁 若能主敬以窮理工夫到 此則德性常用 物欲不行而仁流行矣
  ○ 慶源輔氏曰 諸子之於仁 蓋亦勉焉而未能有諸已也 故或 日一至焉 或月一至焉 能造其域而不能允耳方其志氣淸明存 養不懈則是心存而有其仁 及私意橫生一有間繼則 是心亡而無其仁矣 將以爲有則有時而無 將以爲無則有時而有 旣不能必其有無則以不知告之
  ○ 勿軒熊氏曰 此與後篇 由可使有勇求可使足 民亦願爲小相章瓦見兵財禮樂 乃國之大政而 三子之才 皆足以當之見 聖門有用之學 然治事之才易見 本心之德 難全 故夫子 皆不許 其仁

08. 謂子貢曰, “女與回也孰愈오?[381]
    愈勝也

    對曰, “賜也何敢望回리잇고? 回也聞一以知十하고, 賜也聞一以知二하노이다.”[381]
  一數之始數之終이라. 二者一之對也라.

  [胡氏曰 十者數之終以其究極之所至而言 二者一之 對以其彼此之相形而言]

  顔子明睿[余例反]明睿所照卽始而見終하고 子貢推測而知하여 因此而識彼하니 無所不說[音悅]과 告往知來是其驗矣니라.

  程子曰 子貢之知 亞於顔子知至而 未至之也
  ○ 朱子曰 明睿所照推測而 知兩句當玩味 明睿所照如明鏡 在此物來畢照 推測 而知如將些子火逐些子照去
  ○ 慶源輔氏曰 聞一知十不是知一件限 知得十件只是 知得周徧 始終無遺聞一知二亦 不是聞一件限 知得二件 只是 知得通達無所執泥知得周徧 始終無遺 故無所不悅 知得通達無所執泥 故告往知來 然思與睿亦 非兩事 但有生熟之異始則 思而通允則 明睿生而物無遺照矣 又曰 惟是生知之聖人則 全體昭著不待推廣 若夫學而知之者則 須居敬窮理 漸漸開明 固不能無 淺深之異也
  ○ 胡氏曰顔子之於吾言 無所不說 可爲知十之驗 子貢之告諸往而知來者可爲知二之驗 又曰 聞一知十 豈有事可指哉 亦以況 顔子明哲擧首見尾而已 所不及耳

    曰,“弗如也이니라, 吾與女弗如也하노라.”[382]
    與許也○ 胡氏曰 子貢方人夫子旣語以不暇하시고 又問其與回孰愈하여 以觀其自知之如何시니라 聞一知十上知[去聲]上知之資生知之亞也聞一知二中人以上之資學而知之之才也子貢平日以己方回하여 見其不可企[丘氏去智二反]見其不可企及이라 喩之如此하니 夫子以其自知之明而又不難於自屈이라.

  [朱子曰 凡人有不及 人處多不能者知雖知亦不肯屈服 如子貢 自屈於顔子 可謂高明 夫子所以與其弗如之說
  ○ 慶源輔氏曰 自屈生於自知 自知之明則不容於不自屈也 且自知之明則 不安於已知不難於自屈則 不畵於已至 此 夫子所以許之]


    故旣然之하시고 又重[去聲]許之하니此其所以終聞性與天道不特聞一知二而已也니라

  朱子曰 聖人之道 大段用敏悟曉得底敏悟曉得時方擔荷得去如子貢雖所行未實然 他却極是曉得擔荷得去使其見處更長一格則所行自然又進一步 聖門自曾 顔而下便用還 子貢如冉閔 非無德行然 終是曉不甚得擔荷聖人之道不去所以 孔子愛呼 子貢而與之語意 蓋如此
  ○ 新安陳氏曰 孔門穎悟莫如顔子 子貢 可以亞之所以終得聞性與天道 與一以貫之 豈局於聞一知二者哉

09. 宰予晝寢이어늘. 子ㅣ曰, “朽木不可雕也이며, 糞土之牆不可杇也ㅣ니, 於予與何誅ㅣ리오?”[朽於允反杇音汙與平聲 下同][384]
    晝寢謂當晝而寐腐也刻畫也[莫官反]言其志氣昏惰하여 敎無所施也라.

  新安陳氏曰 志謂心志 氣謂血氣 志先惰 氣隨而 昏則 敎無施處 如朽木糞牆雕杇之工無施力處也

    與語辭責也言不足責乃所以深責之라.

    曰, “始吾ㅣ於人也, 聽其言而信其行이라니, 今吾ㅣ 於人也, 聽其言而觀其行하노니. 於予與改是와라[行去聲].”[385]
    宰予能言而行不逮孔子自言 於予之事而改此失이라니 亦 以重[去聲]警之也라.

  慶源輔氏曰 宰予以言語稱於聖門 而孟子亦以爲善 爲說辭然論喪則欲其短論仁則病其愚對社則失其義至此 晝寢而 夫子 深責之且自言於予之事而改此失則能言而行不逮可見矣

    胡氏曰 子曰疑衍文이라 不然이면 則非 一日之言也니라 ○ 范氏曰 君子之於學惟日孜孜하여 而後已하여 惟恐其不及也어늘 宰予晝寢하니 自棄孰甚焉고, 夫子責之시니라. 胡氏曰 宰予不能以志帥하여 居然而倦하니 宴安之氣勝하고 儆戒之志惰也古之聖賢未嘗 不以懈惰荒寧爲懼하고 勤勵不息自强하니 此 孔子所以深責宰予也聽言觀行聖人不待是而後能이요 亦非 緣此而盡疑學者特因此立敎하여 以警群弟子하여 使 謹於言 而敏於行耳라.

  覺軒蔡氏曰 學者誠能立志以自疆則 氣亦從之不至於昏惰 何有於晝寖 故學莫先於立志
  ○ 慶源輔氏曰 玩理以養心則 志不昏以志而帥氣則 氣不惰 志不昏 氣不惰則有受敎之地而 聖人之敎 可得而施也 朽本不可雕糞土之牆不可杇正以喩其志氣昏惰而敎無所施耳 聽言 觀行 聖人明睿所照不待是而後能至誠與人不逆於詐 故非緣 此而盡疑學者仁以體物敎人不倦 故因此立敎以警群弟子也

10. 曰,“吾未見剛者케라.”或對曰,“申棖이니이다.”子曰,“棖也이어니, 焉得剛이리오?”[焉於虔反][387]
    剛堅强不屈之意最人所難能者故 夫子歎其未見이라 申棖弟子 姓名이라.[魯人] 多嗜[時利反]慾也多嗜慾 則不得爲剛矣니라.

  問慾欲何分別 朱子曰 無心欲字虛 有心慾字實 二字亦通用

    ○ 程子曰 人有慾 則無剛하고 剛 則不屈於慾이니라 謝氏曰 剛與慾正相反이니 能 勝物之謂剛이라 常伸於萬物之上하고 爲物揜之謂慾이라 故 常屈於萬物之下自古有志者少하고 無志者多하니 宜 夫子之未見也棖之慾不可知其爲人得非悻悻[下頂反]自好[去聲]者乎[新安倪氏曰 孟子集註悻悻怒意自好自愛其身也] 故 或者疑以爲剛然이라 不知 此其所以爲慾耳라.

  程子曰 凡人有慾則 不剛至大至剛之氣在養之可以至焉
  ○ 朱子曰 剛是堅强不屈卓然有立不爲物欲所累底人故夫子以爲未見
  ○ 凡人纔貪一件物事便被這物事壓得頭低了纔有些慾便被他牽引去此中便無所主焉得剛
  ○ 節齋蔡氏曰 范氏謂剛者天德惟無慾者 乃能之神龍惟有慾是以人得求其慾而制之亦得而食之聖人無慾故天下萬物不能易也 蘇氏謂有志而未免於慾者 其志嘗屈於慾 惟無慾者能以剛 自遂某聞之師曰 剛者外雖退然自守而其中不詘於慾悻悻者外雖有崛彊之貌而其中實有計較勝負之意 即此便是慾聖人觀人直從裏面觀出見得他中無所主 只是色莊便是慾了
  ○ 胡氏曰 剛則已大物小凡天下之可欲者 皆不足以動之所謂伸於萬物之上是也慾則已小物大隨其意之所貪俯首下氣以求之所魏屈於萬物之下是也 所以相對而相反有此則無彼也
  ○ 西山眞氏曰 所謂勝物者謂立志堅强不爲外物所奪凡榮辱得喪禍福死生皆不足以動之如孟子所謂富貴不能滔貪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謂勝物非剛暴恃氣求以勝人之謂也爲物揜之謂慾言陷(䧟 )溺於物欲之中不能自克如爲物遮覆揜遏而不能出也
  ○ 雙峯饒氏曰 悻悻只是色厲底人 孟子所謂諫於其君而 不受則怒悻悻然 見於其面 是也 此等人外面 雖似剛 其中心不過爲名這便 是自好便是慾卽 所謂色厲而內莅也
  ○ 厚齋憑氏曰 棖之剛乃血氣之剛 夫子所言乃義理之剛也血氣之剛 物慾得以屈之惟 義理之剛則 不爲外物所奪爾
  ○ 雲峯胡氏曰 孟子 論浩氣曰 至大至剛 此天地之正氣也 悻悻自好客氣也 或人於 申棖惑其剛之似而 夫子識其不剛之眞

11. 子貢曰, “我不欲人之加諸我也, 吾亦欲無加諸人하노이다.” 子曰, “賜也, 非爾所及也이니라.”[390]
    子貢言 我所不欲人加於我之事我亦不欲以此加之於人이라하니 仁者之事不待勉强이라[上聲] 故 夫子以爲非 子貢所及이라.

  [朱子曰 欲無加諸人此等地位 是本體明淨發處盡 是不忍之心 不待勉强 乃仁者之事 子貢 未到此田地而處作此言 故 夫子謂非爾所及言 不可以躐等. [躐:밟을렵,踰越]

    ○ 程子曰 我不欲 人之加諸我亦欲 無加諸人仁也施諸己而不願亦勿施於人恕也恕則子貢或能勉之어니와 仁則非 所及矣愚謂 無者自然而然이요 勿者禁止之謂此 所以爲仁恕之別이라[必列反]

  ○ 朱子曰 此章 程子晩年仁熟方看得如此分曉說得如此明白 所以分仁怒者 只是生熟難易之間爾 熟底是仁生底是怒 自然底是仁勉强底 是怒無計較 無覩當底 是仁有計較有覩當底是怒
  ○ 雲峯胡氏曰 本文無字 是 子貢說 勿字是 夫子說 程子是借 夫子說 怒之事以見 子貢所言 是仁之事

12. 子貢曰, “夫子之文章, 可得而聞也ㅣ어니와, 夫子之言性與天道, 不可得而聞也이니라.”[391]
    文章德之見[賢遍反下同]乎外者威儀文辭皆是也라.[慶源輔氏曰 威儀德之見乎 容貌者 文辭德之見乎言語者] 性者人 所受之天理天道者天理自然之本體其實一理也言 夫子之文章日見乎外하여 固學者所共聞이어니와 至於性與天道하여는 則夫子罕言之하야 而學者有不得聞者蓋聖門敎不躐等하니 子貢至是始 得聞之 而歎其美也

  問子貢 是因文章中悟性 天道抑後來聞孔子說耶 朱子曰 是後來聞 孔子說曰 文章亦是性天道之流行發見處曰固 亦是發見處然他當初 只是理會文章 後來是聞 孔子說性與天道 今不可硬做 是因文章得
  ○ 陳氏曰 聖人敎不躐等平時 只是敎人以文章到後來地位高方語以性與天道爾
  ○ 新安陳氏曰 堯之文章 朱子釋以禮樂法度與 此不同者 堯達而在上 其文章見於治天下 夫子窮而在下 其文章惟見於吾身在天下 故以禮樂法度言 在吾身 故以威儀文辭言也.

    ○ 程子曰 此 子貢聞 夫子之至論 而歎美之言也

  王氏曰 此理在天 未賦於物 故曰天道 此理具於人心未應於事 故曰 性卽 元亨利貞 仁義禮智是也 文章至顯而易 見此理至微而難言
  ○ 西山陳氏曰 文章二字之義 五色錯而成文 黑白合而成章文者粲然有文章者蔚然有章文章可聞 夫子平日以身敎人凡威儀文辭自然成文有章者皆是所謂吾無隱乎爾 吾無行而不與二三子者是也 若性與天道則淵奧精微未可遽與學者言恐其臆度料想馳心玄妙 反躐等而無所益 故罕言之論語 僅有性相近一語 亦已是兼言 氣質之性 非言性之本至於贊 易方云 乾道變化 各正 性命一陰一陽之謂 道繼善成性方 是正 說性與天道亦可 謂罕言矣 子貢後來 始得聞之而有此歎也]

13. 子路有聞이오, 未之能行하야서, 唯恐有聞하더라.[394]
    前所聞者旣未及行이라 故 恐復有所聞 而行之不給也라. ○ 范氏曰 子路聞善勇於必行하니 門人自以爲弗及也故 著之若子路可謂 能用其勇矣호리라

  朱子曰 子路 不急於聞而 急於行此 古人爲已之實處如人之飮食珍羞羅列 須喫盡方好 喫不盡 又增加亦徒然
  ○ 南軒張氏曰 有所聞而實未副勇者之所恥也 唯恐有聞則 其篤於躬行可知門人記 此亦可謂善 觀子路者矣 然比之得一善拳拳服膺而不失者則 未免有强力之意耳
  ○ 慶源輔氏曰 人之有勇多 有勇於非所當用者 子路之勇 用以力行眞能用 其勇矣
  ○ 勿軒熊氏曰 子路勇於力行而 致知工夫不及 所以死於孔悝之難
  ○ 或曰 此卽子路聞斯行之 之勇門人以爲弗及而 著之 夫子以爲兼人而退之何也 雲峯胡氏曰 著之者 門人弗及 其行之勇推敬之辭也 退之者 夫子恐其徒事乎 行之勇陶成之術也]

14. 子貢問曰,“孔文子何以謂之文也ㅣ잇고?”子曰,“敏而好學하며 ,不恥下問이라,是以 謂之文也ㅣ니라.[好去聲][395]
    孔文子衛大夫名圉[音語]라 凡人性 敏者多不好學이오[恃其天資多 怠於學] 位高者多恥下問이라[位高自驕多恥問於卑下] 故 諡法有 以勤學好問으로 爲文者蓋亦 人所難也孔圉得諡爲文以此而已라. ○ 蘇氏曰 孔文子使 太叔疾出其妻而妻[去聲]러니 痛於初妻之娣하니[大計反] 文子怒하야 將攻之訪於仲尼仲尼不對하고 命駕而行하다 奔宋하니 文子使 疾弟 遺室孔姞하니[渠乙反] 其爲人如此 而諡曰文이라하니 此 子貢之所以疑而問也라.

  [春秋左氏傳云 哀公十一年冬 衛太叔疾 出奔宋初疾娶于宋子朝子朝宋人衛大夫 其娣嬖 子朝出孔文子 使疾 出其妻 出宋朝之女而 妻之疾使 侍人誘其初妻之娣寘於犂衛邑而 爲之一宮 如二妻 文子怒欲攻之 仲尼止之 遂奪其妻 文子遂奪其女不嫁 太叔疾或?于外州 外州人奪之軒以獻奪太叔疾之軒車 以獻於君恥 是二者以 奪妻奪軒二事爲恥 故出衛人立其弟遺 遺疾之弟使室孔姞 孔姞文子之女 疾之妻也 使遺室之 孔文子之將攻 太叔也 訪於仲尼 仲尼曰 胡簋禮器也 夏曰 胡周曰簋則 嘗學之矣 甲兵之事 未之聞也 退命駕而行

    孔子不沒其善하고 言能如此라도 亦 足以爲文矣非 經天緯地之文也

  [史記 諡法解惟 周公 旦太公望 嗣至業 建功于牧野 終將葬 乃制諡 遂敍諡法 諡者行之迹號者 功之表有大功則 賜之善號以爲稱也 車服者位之章也 是以大行受大名 細行受細名 行出於已 名出於人名 謂諡號 經緯 天 地 文 道 德博聞 文勤學好問 文慈惠愛民文愍民惠禮文 賜民爵位文
  ○ 朱子曰 此章因論諡而 發然人有一善之可稱 聖人亦必取之此 天地之量也
  ○ 問孔姞事如此 不好便敏學好問濟得甚事曰 古諡法甚寬所謂節以一惠言 只有一善亦取之節者節略而取其一善也 孔文子固是不好 只敏學下問亦是他好處 周禮諡只有二十八字不成說孔文子與文王一般 蓋人有善多者則 摘其尤善者 一事以爲諡亦有 只有一善則 只取其一善以爲諡而隱 其惡如孔文子是也 惟無一善 可稱而純於惡 然後名曰 幽厲耳
  ○ 如織布絹 經視直底 緯是橫底 經天緯地 是一橫一直 皆是文理 故謂之文裁 成天地之道輔相天地之宜 此便是經緯天地之文
  ○ 胡氏曰 日月星辰風雨霜露天文也 山嶽河海草木花卉地 文也 微而鳥獸蟲魚皆有文焉 舜在璿璣玉衡以齊七政 經天之文也 封山濬川若草木鳥獸緯地也文也 天文粲乎 上地文陳乎 下聖人處乎 中而經緯之 所以裁成輔相之以爲用也
  ○ 厚齋憑氏曰 諡法之爲文者六而 勤學好 問居其一殆取諸此歟

15. 謂子産하사대,“有君子之道四焉이니,其行己也하며,其事上也하며,其養民也하며,其使民也니라.”[399]
    子産鄭大夫 公孫僑라.[音喬] 謙遜也라. 謹恪[克各反]라.

  慶源輔氏曰 首篇釋 恭爲莊敬此 又釋爲謙遜者 恭敬謙遜 皆禮之端 緣 此下文有事上也敬 故以謙遜釋恭謹恪 釋敬蓋謙遜 乃恭之實 而於行已爲切謹恪 乃敬之實而於事上爲宜也.

    惠愛利也使民義如都鄙有章 上下有服 田有封洫[忽域反] 盧井有伍 之類

  左傳襄公三十年 鄭子皮授子産政子産使都鄙有章上下有服田 有封恤廬井有吾杜氏註 國都及邊鄙車服尊卑各有分部 公卿大夫服不相踰封疆也 洫溝也 廬舍也 九夫爲井使五家相保
  ○ 朱子曰 有章是有章程條法有服是貴賤 衣冠各有制度 鄭國人謂取我田疇而伍之取 我衣冠而褚之是子産爲國時衣服有㝎制不敢著底皆收之囊中 故曰取而褚之 又曰有章 是一都一鄙 各有規矩有服 是衣冠服用 皆有等級高卑義字有剛斷之意 其養民則惠及使民則義惠與義相反便見得子産之政不專在於寬就都鄙有章處見得義字在子産上不在民上
  ○ 或問四者亦有序乎曰行已恭則其事上非有容悅之私而能敬矣 惠於民而後使之以義則 民雖勞而不怨矣
  ○ 新安陳氏曰 事上之敬卽行已之恭之所推使民之義 又所以濟其養民之惠也.

    ○ 吳氏曰 數[上聲下同] 其事而責之者其所善者 多也臧文仲不仁者三 不知[去聲]者三是也

  張氏存中曰 左傳文公二年秋八月丁卯 大事于大廟躋僖公逆祀也 僖是閔兄 嘗爲臣位應在下 今躋居閔上 故曰逆祀 仲尼曰 藏文仲不仁者三不知者三下展禽展禽柳下惠也 文仲知其賢而使在下位 不與立於朝也 廢六關塞關陽關之屬 凡六關所以禁絶來遊而廢之 妾織蒲以蒲爲席 是與民爭利三不仁也 作虛器謂居蔡之室而山節藻梲也 有其器無其位故曰虛縱逆祀聽夏父弗忌躋僖公祀爰居爰居海鳥也 三不知也 又按家語顔回篇曰 置六關王肅云六關關名魯本無此關文仲置之以稅行客故爲不仁傳曰廢六關未知孰是姑倂錄之]


    數 其事而稱之者猶 有所未至也子産有 君子之道 四焉是也라. 今 或以一言으로 蓋一人하고 一事蓋一時皆非也라.

  厚齋憑氏曰 自其立訪政作丘賦制參辟鑄刑書言之其所未盡者誠多也 自春秋之時言之知 君子之道者誠寡也 聖人之言褒不溢美貶不溢惡稱其所長之多而所短自不能揜爾
  ○ 雲峯胡氏曰 集註於使民義獨跡其實而言者 子産爲政三年輿人頌之曰 我有子弟子産敎之我有田疇子産植之及其卒也 孔子聞之曰 古之遺愛也 先儒云 子産 精神全在義 字上夫民之所以頌之夫子所以取之者以 其惠而能義 孟子所謂惠而不知爲政姑指濟人一事而言爾

16. 曰, “晏平仲善與人交ㅣ로다,久而敬之온여.”[402]
    晏平仲齊大夫明嬰이라. 程子曰人交久則敬衰하니 久而能敬所以爲善이라.

  南軒張氏曰 聖人論 豫之六二介于石不終日貞吉以 爲君子上交不謟下交不瀆爲知幾 蓋交道易以陵夷非正其志者 莫之陵守也 交久而敬不衰亦可謂善矣 聖人於人雖一善必錄天地之心也
  ○ 勉齋黃氏曰 朋友人倫之一可不敬乎 攝以威儀相 觀以善一有不敬則 失朋友之道矣 惟其久而敬也則 愈久而愈親拍肩執袂以爲氣合酒食遊戱相徵逐以爲生死不相背負未有能全交者也 夫子 美平仲之善 交友之道 盡於此矣
  ○ 葉氏少蘊曰 夫子在齊與平仲處者八年 故知其如此
  ○ 新安陳氏曰 常人之交初則敬 久則玩 久而玩 必不能全交久而不替 初心之敬 所以爲善交也.

17. 曰,“臧文仲居蔡하되, 山節藻梲하니, 何如其知也ㅣ리오?”[梲章悅反知去聲][403]
    臧文仲魯大夫 臧孫氏[魯孝公生僖伯彄字子藏辰其曾孫諡文]이라. 猶藏也大龜也[古註蔡國君之守龜出蔡地因以爲名長尺有二寸]라. 柱頭斗栱[音拱]水草名이오 梁上短柱也蓋爲藏龜之室 而刻山於節하고 [俗作畵]藻於梲也라. 當時以文仲爲知어늘 孔子言 其不務民義하고 而諂瀆鬼神如此安得爲知리오 春秋傳所謂 作虛器卽此事也

  朱子曰 卜筮事 聖人固 欲人信之然 藏龜須自有合當處 今乃如此是他心 惑於鬼神一向倒 在卜筮上了 安得爲知古說他僣 若是僣便 是不仁了 今只主不知言 大夫不藏龜禮家 乃因立 此說 藏文仲在當時人說 是非常底人 孔子直見他不是處便見得 聖人微顯闡幽處
  ○ 南軒張氏曰 所貴乎知者爲其明見理之是非也 方其時世俗以小慧爲知 故於文仲有惑焉 夫子明之使人知 夫所謂知者在此而不在彼也
  ○ 新安陳氏曰 不務民義本文無此意然謟瀆鬼神者必不務民義務民義者必不謟瀆鬼神二者常相關樊遲問知子曰務民之義敬鬼神而遠之可謂知矣. 朱子蓋即答樊遲問知之意以斷藏文仲歟

    ○ 張子[張子名載字子厚號橫渠先生長安人] 山節藻梲하야 爲 藏龜之室祀 爰居之義同歸於不知宜矣라.

  朱子曰 三不知皆是謟瀆鬼神之事
  ○ 國語魯語海鳥曰爰居止於魯東門之外三日藏文仲使國人祭之文仲以爲神故命人祭之

18. 子張問曰,“令尹子文三仕爲令尹하되, 無喜色하며, 三已之하되, 無慍色하니. 舊令尹之政, 必以告新令尹하니. 何如하니잇고?”子曰,“忠矣니라.”曰,“仁矣乎이닛가?”曰,“未知케라, 焉得仁이리오?”[知如字焉於虔反][405]

    令尹官名이니 楚 上卿執政者也라. 子文 姓鬪名穀[奴口反][音烏][音徒]라.

  ○ 左傳宣公四年初若敖娶於子之女伯比私滛之生子文焉夫人使棄諸夢中夢音蒙又如字澤名也虎乳之子田見之懼而歸夫人以告言其女私通伯比所生遂使收之楚人謂乳穀謂虎於菟 故命之曰 鬪穀於菟以其女妻去聲伯比實爲令尹子文

    其爲人也喜怒不形하고 物我無間[去聲]하니 知 有其國而不知有其身하니 其忠盛矣故 子張疑其仁이라.

  勉齋黃氏曰 喜怒不形釋三仕三已無喜慍物我無間釋舊政告新知有其國而不知有其身通釋上兩節

    然 其所以三仕三已로대 而告新令尹者未知 其皆出於天理하니 而無 人欲之私也是以 夫子但許 其忠而未許其仁也

  或問令尹子文忠矣 孔子不許其仁何也 程子曰 此只是忠不可謂之仁若比干之忠見得時便是仁也
  ○ 問令尹子文之忠若其果無私意出於至誠惻怛便可謂之仁否 朱子曰 固是然不消泥他事上說須看他三仕三已還 是當否以舊政告新令尹 又須看他告得是否只緣他 大體旣不是了 故其小節 有不足取如管仲之三歸反坫聖人却與其仁之功者以其立義正也 故管仲是天下之大義子問是一人之私行耳

    "崔子弑齊君이어늘,陳文子有馬十乘이러니,棄而違之하고.至於他邦하야,則曰,‘猶吾大夫崔子也이라하고.’違之하여.之一邦하야,則又曰,'猶吾大夫崔子也.'이라하고 違之하니.何如하니잇고?"子曰,"淸矣이니라."曰,"仁矣乎ㅣ잇가?"曰,"未知케라,焉得仁이리오?"[乘去聲][407]
    崔子齊大夫名杼라[直呂反] 齊君莊公이니 名光이라 陳文子亦 齊大夫名須無十乘四十匹也去也文子潔身去亂[不使殺逆之惡得汚其身]하니 可謂 淸矣然 未知 其心果見 義理之當然하야 而能 脫然 無所累乎아? 抑不得已於利害之私하야 而猶 未免於怨悔也故 夫子特許其淸 而不許其仁. [杼(저):인명.엷다,길다,도토리,북]이라.

  春秋襄公二十五年夏五月乙亥齊崔杼弑其君光 左傳 齊棠公棠邑大夫之妻東郭偃之姉也 東郭偃臣崔武子棠公死偃御武子以弔焉見棠姜而美遂取之莊公通焉 驟如崔氏以崔子之冠 賜人侍者曰不可 公曰不爲其無冠乎 言雖不爲 崔子猶自應有冠 崔子因是又以其間去聲伐晉也 間晉之難而伐之 口晉必將報欲弑 公以說於晉而不獲 間公鞭侍人賈擧而 又近之 乃爲崔子 間公 伺公 間隙 五月 莒子朝于齊 甲戌饗諸北郭崔子 稱疾不視事欲 使公來乙亥公問崔子遂從姜氏 姜氏入于室與崔子自側戶出公俯楹而歌歌以命姜侍人賈擧止 衆從者而入閉門甲興公登臺而請弗許請盟弗許 淸自刃於廟弗許 皆曰君之臣杼疾病不能聽命近於公宮謂崔子宮近公宮或滛者詐稱公陪臣干胡 旦反掫將矣 反有滛者不知二命干掫行夜行夜得滛人受崔子命討之不知他命公喩墻又射之中股反隊與墜同遂弑之

    愚聞之師호니 曰當[去聲]理而無私心 則仁矣라하니

  朱子曰 有人事當於理而未必無私心有人無私心而處事又未必當於理 惟仁者內無私心而外之處事 又當於理須表裏心事一皆純乎天理而無一毫之私乃可

    今 以是而觀 二子之事雖其制行[去聲]之高若不可及이라 然 皆未有以見 其必當於理 而眞無私心也子張未識仁體하고 而悅於苟難하니

  [荀子不苟篇曰君子行不貴苟難唯其當之爲貴註當謂合禮義也]

    遂以小者[二子之小善]도 信其大者[仁]하니 夫子之不許也宜哉인저 讀者於此更以上章 不知其仁과[雍也仁而不佞及孟武伯問子路仁乎] 後篇 仁則吾不知之語와[憲問克伐怨欲不行] 幷與三仁[微子箕子比干] 夷齊之事로[求仁得仁] 觀之 則彼此交盡이니 而仁之爲義可識矣

  問陳文子之淸令尹子文之忠使聖人爲之則是仁否程子曰不然聖人爲之亦只是淸忠
  ○ 朱子曰仁者心之德聖人所以不許二子者正以其事雖可觀而其本心或有不然也 子文三仕三已略無喜慍盡以舊政告之新尹文子有馬十乘棄之如敝屣然此豈是易事後人因孔子不許之以仁便以二子之事爲未足道此却不可須當思二子所爲如此高絶而聖人不許之以仁者因如何便見得二子不可易及仁之體段實是如何切不可容易看
  ○ 二子忠淸只就心上說比干夷齊是有本底忠淸忠淸裏有仁二子之忠淸只喚做忠淸
  ○ 問子文文子之事程子謂聖人爲之亦只是淸忠夫聖人無一事之非仁而乃云爾者何也 南軒張氏曰 程子之意大要以爲此事 只得謂之淸忠然在二子爲之曰忠曰淸而止矣 仁則未知也 在聖人事或有類 此者以其事言亦只得謂之忠淸然而 所以然者則亦不妨其爲仁也如伯夷之事 雖以淸目之亦何害其爲仁乎
  ○ 胡氏曰 不知其仁謂非全體不息者不足以當之也 仁則吾不知謂仁則天理渾然 自無克伐怨欲之累不行不足以言之也 殷有三仁謂三人同出於至誠惻怛之意 故不咈乎愛之理而有以全其心之德也 夷齊之仁謂皆求合乎天理之正而卽乎人心之安也 夫全體者無虧欠也 不息者無間斷也 至於外若無虧欠 間斷而中之私意 根萌 猶在焉亦不得謂之仁必其見於事者 皆當於理而發於心者 皆無所私然後可以謂之仁也
  ○ 雙峯饒氏曰 論語言仁有以德言者 有以事言者如 雍也 仁而不佞問子路仁乎 克伐怨欲不行焉 可以爲難皆是以德言子文 文子未知焉得仁夷齊求仁 得仁殷有三仁皆是以事 言以德言非全體而不息不足以當之以事 言則須當理而無私心 乃可以當之顔子於仁可 言全體仲弓便不可謂之 全體顔子三月不違庶幾 久以不息日月至焉能至而不能久 不可謂之不息夷齊三仁事當理而心無私 故皆可謂之仁子文 文子之事非特心未能無私而事亦不當理何以得爲仁乎

    今以他書 考之子文之相[去聲] 所謀者無非 僭王猾[戶八反] 夏之事오[僭:참람하다.猾:교활하다(활)]

  左傳莊公三十年楚殺令尹子元以鬪穀於菟爲令尹僖公二十三年楚成得臣伐陳取焦夷子文以爲功使子玉爲令尹子文爲令尹凡二十八年註杜氏曰按莊公三十年楚成王立九年矣 僖公二十三年卽成王之三十六年也 楚自武王三十七年僭稱王魯桓公之八年也 武王五十一年卒 子文王立文王十三年卒子堵敖五年卒 弟成王立僖公元年楚成王之十四年也 楚伐鄭 鄭卽齊故也 五年楚鬪穀於菟滅弦六年楚子圍許 許男面縛御壁乃釋之十二年楚人滅黃十五年楚人伐隨二十年 隨以漢東諸侯判楚 楚鬪穀於菟帥師伐隨取成而還二十一年宋人以爲鹿上之盟以求 諸侯於楚 楚人許之諸侯會宋公于盂楚執宋公以伐宋已而釋之二十二年楚人伐宋 宋公及楚人戰于泓宋師敗績公傷股明年宋襄公死二十三年楚師伐陳討其貳於宋也此僭王猾夏之事也.

    文子之仕齊旣失正君討賊之義하고[上不能規正莊公次下能討杼弑逆] 又 不數歲而復[扶又反]反於齊焉하니

  左傳襄公二十七年宋向戌欲弭諸侯之兵以爲名欲獲 息民之名如晉告趙孟晉人許之如楚 楚亦許之如齊 齊人難之陳文子曰 晉楚許之我焉已 且人曰弭兵而我不許則固携吾民矣將焉用之齊人許之 註杜氏曰 按襄公二十五年 崔杼弑齊君是時陳文子出奔二十六年不經 見二十七年 文子存弭兵之說則文子自出奔復反於齊凡二年

    則其不仁亦可見矣

  朱子曰 仁者心之德而天之理也 自非至誠盡 性通貫全體 如天地一元之氣化育流 行無少間息不足以名之 今子文仕於蠻荊執其政柄至於再三 旣不能革其僭王之號 又不能止其猾夏之心 至於滅弦伐隋之事至 乃以身爲之而不知其爲罪 文子立於滛亂之朝旣不能正君禦亂 又不能先事而潔身至於簒弑之禍已作 又不能上告天子下請方伯以討其賊去國三年 又無故而自還復與亂臣共事 此二者 平日之所爲止於如此 其不得爲仁也明矣 然聖人之言辭不迫切而意已獨至 雖不輕許而 亦不輕絶也 學者因其言而反以求之則於仁之理 與人之所以得是名者庶幾 其可默識乎
  ○ 雲峯胡氏曰 子文知有楚 而不知有周 以春秋尊王之義 責之不仁矣 文子知有已 而不知有齊 以春秋討賊之義 責之不仁矣
  ○ 新安陳氏曰 論至此則 其事不當理而 心之私可見矣 夫子只言未知焉得仁 而朱子直斷其爲不仁 蓋本章外究竟到底之斷案也

19. 季文子三思而後하더니.子聞之하시고曰,“再 斯可矣ㅣ니라.”[三去聲][415]

    季文子魯大夫名行父라[音甫] 每事必三思而後行이라 若使[去聲下同] 晉而求 遭喪之禮 以行亦 其一事也라[左傳 文公六年 季文子 將聘于 晉使求遭喪之禮以行杜 註聞晉俟病故 旣而晉襄公果卒] 語辭程子曰 爲惡之人未嘗知有思有思 則爲善矣然 至於再 則已深이오(甚) 三 則私意起而反惑矣故 夫子譏之

  朱子曰 天下之事以義理斷之則 是非當否再思而已 審以私意揣之則 利害得喪 萬變而無窮 思止於再者 欲人之以義制事而不汨於利害之私也
  ○ 思之未得者 須着子細思到思而得之方 是一思雖見得已是又須平心更思一遍如此則無不當
  ○ 問周公仰而思之夜以繼日所思豈止於三日橫渠云未知立心惡多思之致疑已知立心惡講治之不精講治之思莫非術內雖勤而何厭推此求之可見
  ○ 潜室陳氏曰若爲學之道則不厭思此只爲應事言之耳

    ○ 愚按호니 季文子慮事如此하니 可謂 詳審而宜無過擧矣로대 而宣公[初患反]文子乃不能討하고 反爲[去聲]之使齊 而納賂焉호니 豈非 程子所謂 私意起而反惑之驗歟아.[簒:빼앗을찬.]

  左傳文公十八年二月公薨文公二妃敬嬴生宣公敬嬴嬖而私襄仲宣公長而屬諸襄仲襄仲欲立之見於齊俟而請之齊俟新立而欲親魯許之冬十月仲殺惡及視惡太子視其毋弟宣公元年夏季文子如齊納賂以請會 會于平州齊地以定公位簒立者諸俟旣與之 會則不得討臣子殺之與弑君同 故公與齊會而位定


    是以 君子務窮理而貴果斷이오[都玩反] 不徒多思之爲尙이라.

  [問再斯可矣 只是就季文子身上行事處說在 學者窮索義理則思之 思之而又 思之愈深而 愈精 豈可以數限而君子物格之至者萬事透徹事物之來 皆有定則 則從容以應之亦豈待臨時方致其思不審 此語只是文子事抑衆人通法 皆當以再爲可耶 不容有越思耶 而程子又何故只就爲惡一邊說也 朱子曰 物格知至者應物 雖從容然臨事 豈可不思 況未至此豈可不熟思耶 故以再思爲衆人之通法 蓋至此則 思已熟而事可決過則惑矣
  ○ 雙峯饒氏曰 窮理是思以前事果斷是思以後事
  ○ 陳氏曰 理之明則是非判斷之果則 從違決
  ○ 新安陳氏曰 務窮理明也 貴果斷決也 明於方思之初決於旣思之後若不明不決而徒多思則愈思而愈惑矣]

20. 曰,“甯武子,邦有道則知하고,邦無道則愚하니.其知可及也이러니와,其愚不可及也니라.”[知去聲][419]

    寗武子衛大夫名兪라. 按春秋傳호니 武子仕衛當文公成公之時文公有道而武子無事可見이니 此其知之可及也成公無道하야 至於失國이어늘 而武子周旋其間하고 盡心竭力하야 不避艱險하니 凡其所處ㅣ[上聲] 皆智巧之士所 深避而不肯爲者로대 而能 卒保其身하야 以齊其君하니 此 其愚之不可及也라.

  左傳僖公二十八年衛俟聞楚師敗楚成王與晉文公戰于城濮衛地也 楚師敗績懼出奔楚初晉侯將伐曹假道于衛 衛不許晉伐衛 衛侯請盟晉人不許衛侯欲與楚國人不欲故出其君以說于晉衛侯聞楚敗出居襄牛之地以避晉而遂奔楚遂適陳使元咺奉叔武以受盟元咺衛大夫叔武衛侯弟使攝君事以受盟于踐土癸亥王子虎盟諸侯于王庭或訴元咺於衛侯曰立叔武侯其子角從公 公使殺之喧不廢命奉夷叔以入守音狩夷叔卽叔武六月晉人復衛侯寗武子與衛人盟于宛濮寗兪時從衛侯在外故與衛人盟衛侯先期入寗子先 先入欲安喩國人長牂音藏守門以爲使去聲也與之乘而入長牂與寗子共載而入國公子歂犬華仲前驅歂市專反華去聲二子並衛大夫衛侯遂驅揜寗子未備叔武將沐聞君至喜捉發走出前驅射而殺之公知其無罪也 枕去聲之歂犬走出公使殺之元喧出奔晉冬會于溫討不服也衛侯與元訟寗武子爲輔鍼其廉反莊子爲坐坐獄爲坐士榮爲大士治獄官也 周禮命夫命婦不躬坐獄訟元喧又不宜與君對坐故使鍼莊子爲坐又使衛之忠臣及其獄官質正元喧蓋今勘吏有罪先驗吏卒之義衛侯不勝三子辭屈故不勝殺士榮肋鍼莊子謂寗兪忠而免之執衛侯歸之于亰師寘諸深室寗子職納?饘焉 ?音託衣囊也 饘音旃糜也寗兪以君在幽隘故親以衣食爲已職言其忠至所慮者深元咺歸于衛立公子瑖瑖衛公子適也
  ○ 僖公三年夏晉侯使醫衍酖衛侯衍醫名晉文欲殺衛侯而罪不至死 故使醫因治疾而加酖毒寗兪貨醫寗子視衛侯衣食得知其謨 乃以貨賂醫使薄其酖公爲去聲之請魯僖公爲之請納玉於王與晉侯 皆十殼(?)與珏同二玉相合曰珏王許之襄王許之 秋乃釋衛侯杜氏曰 按左氏僖公二十五年衛文公卒 子成公立僖二十六年卽 衛成公元年也 經稱公會衛寗速盟于向寗速莊子也 則莊子嘗逮事成公矣 至僖公二十八年 傳稱寗武子與衛人盟于宛濮 武子名兪速之子即成公卽位之三年也 以此考之寗莊子當死于成公二年 左右而後 子兪爲大夫則武子未嘗事文公集註謂 武子仕衛當文公成公之時與此少異

    ○ 程子曰 邦無道能 沈晦以免患이라 故 曰不可及也오[新安陳氏曰 朱子謂其不避艱險程子以爲能沈晦者 蓋於艱險中能沈晦非避事也]亦有 不當愚者하니 比干是也라.

  朱子曰 邦無道時 全身退聽人皆能之武子不全身退聽却似愚然又事事處置得去且不表著其能所以爲愚不可及也又曰武子九世公族與國同休戚却與尋常無干涉底人不同
  ○ 成公失國若智巧之士必且隱避不肯出武子竭力其間至誠㦝惻不避艱險却能vk擺脫禍患卒得兩全非能沈晦何以致此若比以智自免之士武子却似箇愚底人但愚得來好若使他人處之縱免禍患不失於此必失於彼
  ○ 他人於邦無道時要正救者不免禍患要避患者又却倫安若武子之愚旣能韜晦以免患又自處不失其正此所以不可及
  ○ 問寗武子世臣他人不必如此曰然又看事如何若羇旅之臣見幾先去則可若事已爾又豈可去此事最難當權其輕重
  ○ 雲峯胡氏曰武子於衛爲公族比干於紂爲父族皆與國存亡者也特衛成公之患在外欲免之非沈晦不可紂之惡在已不諫之而諉於沈晦亦不可程子所謂亦有不當愚者最見時中之義
  ○ 新安陳氏曰以有道則見無道則隱及稱南容不廢免刑戮蘧伯玉仕卷懷等例之則有道而知當是發舒以自見無道則愚當韜晦而無爲今證以武子之時與事無事可見反謂之知盡忠濟難反謂之愚何也蓋處有道而安常者易處無道而濟變者難武子當文公時安常處順之者行所無事此可及之知也當成公之失國國家多事而能竭忠冒險保身全君此知者所避而不敢爲乃若愚而冒爲之非眞愚也柳子厚曰寗武子邦無道則愚知而爲愚者也不得爲眞愚是也.    [羇:나그네기, 諉:번거롭게할위,]

21. 在陳하샤,曰,"歸與! 歸與야저!吾黨之小子狂簡하야,斐然成章이오,不知所以裁之로다."[424][斐:문재날비,아롱질비. 斐然(비연) 무늬가 있고 아름다운 모양]
    此孔子周流四方호대 道不行而思歸之歎也吾黨小子指 門人之在魯者狂簡志大而略於事也文貌成章言 其文理成就하니 有可觀者割正也夫子初心欲行其道於天下至是而知其終不用也於是 始欲 成就後學하여 以傳道於來世又 不得中行之士하여 而思其次하시니[本孟子不得中行而與之一章說] 以爲狂士志意高遠하여 猶或 可與進於道也但恐 其過中失正 而或陷於異端耳라[如曾點之狂易流於老莊] 故 欲歸而裁之也라.

  問何故只思狂士不及狷者 朱子曰 狂底却有軀殼可以驅策狷者只是自守得些便道是了所謂言必信行必果者是也
  ○ 成章是有首有尾雖狂簡非中然却做得這箇道理成箇物事不是半上落下故聖人雖謂其狂簡不知所裁然亦取其成一箇道理大率孔門弟子隨其資質各能成就如子路之勇眞箇成一箇勇冉求之藝眞箇成一箇藝言語德行之科一齊被他做得成了
  ○ 成章是做得成片段有文理可觀蓋他狂也 是做得箇狂人成
  ○ 問孔子欲歸而裁之後來曾晳之徒弔喪而歌全似老莊聖人旣在之後何故如此曰裁之在聖人聽不聽在他
  ○ 慶源輔氏曰 大凡學者易得有狂簡之病非篤志爲已者不能免也 雖琴張曾點猶或墮於此失志意高遠卽所謂志大也 過中失正即其略於事者也 大凡人之志意高遠則勢利拘絆他不住故或可與進於道然溺(尿)於高遠又有脫略世故之弊故過中失正而或陷於異端是以不可不有以裁之而使歸於中正也
  ○ 徽庵程氏曰 狂簡者志大而略於事宜其梗槩疏率乃能斐然成章者蓋其稟氣英明賦質堅勁雖致廣大而不屑於精微然其規模之廣大實非卑下者所能攀雖極高明而不屑於中庸然其志趣之高明實非平凡者所能企也 其立心制行豈不斐然可觀但各矜所自得非得聖人以裁之則廣大雖可觀而精微有未究高明雖可喜而中庸有未協且有琴張曾晳牧皮之夷考易過中失正得聖人裁之則得中正矣 狂則必貴於裁 裁則不終於狂也.

22. 曰,"伯夷叔齊不念舊惡이라,怨是用希니라."[426]
    伯夷,叔齊孤竹君之二子.

  [史記列傳索隱孤竹君是殷湯所封相傳至夷齊之父姓墨胎氏名初字子朝伯夷名允字公信叔齊名智字公達夷齊其諡也 地理志云孤竹城在遼西令支縣]

    孟子稱其不立於惡人之朝하야 不與惡人言하며 與 鄕人立其冠不正이어든 望望然去之하야 若將浼焉이라하니 其介,如此하니[介孤特而有分辨之意]宜若無所容矣라. 然其所惡[烏路反]之人能改卽止라. 故,人亦 不甚怨之也라.
    ○ 程子曰 不念舊惡此淸者之量[去聲]이라. 又曰 二子之心非 夫子孰能知之리오.

  朱子曰 伯夷介僻宜其惡 惡直是惡之然能不念舊惡却 是他淸之好處 伯夷平日以隘聞 故特明之
  ○ 伯夷叔齊不念舊惡要見得他胷中都是義理人之有惡不是惡其人 是惡其惡耳到他旣改其惡便自無可惡者今人見人有惡便惡之固是然那人旣改其惡又從而追之此便是因人一事之惡而遂惡其人却不是惡其惡也 此與不遷怒一般其所惡者因其人可惡 而惡之而所惡不在我及其能改又只見他善處不見他惡處聖賢之心皆是如此
  ○ 南軒張氏曰 以夷齊 平日之節 觀之疑其狹隘 而不容矣 今夫子乃稱其不念 舊惡何其宏裕也 蓋於其所爲亦率夫天理之常而其胷中休 休然初無一毫介於其間也 若有一毫介於其間則是私意之所執而 豈夷齊之心哉

23. 曰,"孰謂微生高直? 或乞醯焉이어늘,乞諸其鄰而與之온여."[醯呼西反][428]

    微生이오 高名이니 魯人이라. 素有直名者. 醯醋也. 人來乞時其家,無有 故乞諸隣家以與之. 夫子言 此譏 其曲意循物하고 [力灼反]美市恩하야 不得爲直也라.

    ○ 程子 曰 微生高所枉 雖小害直爲大라[事有小大理無小大] 范氏 曰 是曰是 非曰非 有謂有 無謂無曰直이라하니 聖人觀人於其一介之取予하야[通作與] 而千駟萬鐘從可知焉이라. 故 以微事斷[都玩反]하니 所以 敎人不可不謹也라.

  朱子曰 如此予必如此取只看他小事尙如此到處千駟萬鍾亦只是這模樣范氏云害其所以養心者 不在於大 此語尤痛切 醯至易得之物尙委曲如此 若臨大事 如何得當纔枉其小便害其大此皆不可謂誠實也
  ○ 問看孔子說 微生高一章 雖一事之微 亦可見王霸心 術之異處 一便見得(皞)氣象 一便見得驩虞氣象 曰 然
  ○ 慶源輔氏曰 平心順理以 應物則爲直 若有一毫計較作爲則不得爲直知乞醯以應人之求爲不直則 知所以爲直矣
  ○ 厚齋馮氏曰 人謂申棖剛夫子以慾知其非剛人謂文仲知夫子以居蔡知其不知人謂微生高直夫子以乞醯知其非直夫子知人之道於衆好之而必察蓋如此

24. 曰,"巧言令色足恭,左丘明恥之러니,丘亦恥之하노라.匿怨而友其人,左丘明 恥之러니,丘亦恥之하노라."[足將樹反] [匿(닉):숨다.덮다.][430]

    足過也라.[朱子曰 足者謂本 當如此我却以爲未足 而添足之 故謂之足 若本當如此則 是自足了 乃不是足 凡制字如此類者 皆有兩意]

    程子曰 左丘明古之聞人也

  或問 左丘明非傳春秋者耶 朱子曰 未可知也 先友鄧著作名 世考之氏 姓書曰 此人蓋左丘姓而明名傳 春秋者 乃左氏耳.
  ○ 左丘明所恥 巧言 左傳必非其所作

    謝氏 曰 二者之可恥有甚於穿窬也라. [窬(두):문곁구멍,작은문,요강]

  慶源輔氏曰 此雖與穿窬事不類然其心陰巧譎詐以取悅 媚謨傾則甚於穿窬.[=陷의譌字]
  ○ 陳氏曰 穿窬者之 志不過陰取 貨財而止 若過以事人匿怨而面友其所包藏 豈止於取貨財之謂邪 故可恥有甚於穿窬也.

    左丘明恥之하니 其所養可知矣라. 夫子自言 丘亦恥之하니 蓋竊比 老彭之意又 以深戒學者하여 使 察乎此 而立心以直也라.

  朱子曰 匿怨 心怨其人而外與交也 孔門編 排此書已從其類 此二事相連 若微生高之心久而 滋長便做得 這殺可恥事出來 巧言令色 足恭與 匿怨 皆不誠實者也. 人而不誠實 何所不至 所以可恥與 上文乞醯之義相似]
  勉齋黃氏曰 巧令 足恭人也 其可恥者 卑踐而已 藏怨外交姦人也 其爲險譎尤可恥
  雙峯饒氏曰 此上二章 皆是敎學者 立心以直擧 微生高是要人 微事亦謹擧 左丘明是要人 表裏如一.

25. 顔淵季路러니,子曰,盍各言爾志리오.[432]
    盍何不也라. [盍:覆.合.어찌 아니하다(何不之義).새이름(鳥名). 盍各:論語 중의 "盍各言爾志"의 略語. 盍簪(합잠):친구들의 會合]

    子路曰,"願 車馬衣輕裘, 與朋友共하야, 敝之而 無憾하노이다."[衣去聲][432]
    衣服之也皮服이라 壞也恨也라[憾:한하다,섭섭하다,원한]

    顔淵曰,“願 無伐善하며, 無施勞하노이다.”[432]
    伐誇也謂 有能이라 亦 張大之意謂 有功이니 易曰勞而不伐是也라.    [易繫辭上子曰勞而不伐有功而不德厚之至也]
    或曰 勞勞事也勞事非己所欲이라 故 亦 不欲施之於人이라하니 亦通이라

  (伐은 誇也요 善은 謂有能이라 施亦張大之意라 勞는 謂有功이니 易曰 勞而不伐이 是也라 或曰 勞는 勞事也니 勞事는 非己所欲이라 故로 亦不欲施之於人이라하니 亦通이니라)
  [前說 與上句 皆 謙也 後說 怒也
  ○ 子曰 顔子 是治 箇驕字 子路是治箇吝字 顔子之志 不以已之長 方人之短 不以已之 能媿人之不能 是與物共
  ○ 問無伐善 無施勞善與 勞如 何分別 曰 善是 自家所有之善 勞是 自家做出來底
  ○ 無伐善是不矜已能無施勞是不矜已功
  ○ 南軒張氏曰 人之不仁病於有已 故雖衣服車馬之間 此意 未嘗不 存焉 子路蓋欲克 其私於事物間者 其志可謂篤 而用功可謂實矣 至於 顔子則又宏焉 理之所在 何有於己 其於善也 奚伐爲吾之所當爲而已 其爲勞也 奚施蓋存乎 公理而無物我之間也 學者有志於求仁則 子路之事亦未宜 忽要當如此用力以爲 入德之塗則 顔子之事 可以 馴致矣]

    子路曰,“願聞子之志하노이다.”子曰,“老者安之하며, 朋友信之하며, 少者를懷之니라.”[434]
    老者養之以安하며 朋友與之以信하며 [去聲]懷之以恩이라 一說安之安我也信之信我也懷之懷我也라하니 亦通이라

  合二說 其義 方備老者 我養之以安 而後方 安於我
  ○ 問孔子擧此三者莫是朋友是其等輩老者 是上一等人少者 是下一等人三者 足以盡該 天下之人否 朱子曰 然
  ○ 黃氏曰 集註 前說是作用後說是效驗 後說與綏斯來動斯和意 思相類 自是 聖人地位 但 前說却有仁心自然物各付物之意有天地發生氣象況顔子 子路 皆是就作用上說 故前說爲勝]


    ○ 程子曰 夫子安仁하고 顔淵不違仁하고 子路求仁이라

  朱子曰 他人於微小物事 尙戀不能捨 仲由能如 此其心 廣大而不私已矣 非意在於求仁乎.
  ○ 子路顔子孔子 皆是將已與物對說 子路 便是箇舍已忘私底意思 今若守定他 這說謂此便是求仁不成 子路 每日 都無事 只是如此 當時只因 子路偶然如此說出 故顔子孔子各就上面說去使子路若別說出一般事則顔子孔子又就他 那一般事上說然意思却只如此
  ○ 趙氏曰 求仁猶與仁爲二不違仁則身已居仁而常不去安仁則心即仁 仁即心安而行之無適非仁矣

    又曰 子路 顔淵 孔子之志皆與物共者也로대 但有 小大之差[楚宜反]

  程子曰 顔子所言不及孔子 無伐善 無施勞 是他顔子性分上事 孔子言 安之信之懷之 是天理上事
  ○ 朱子曰 子路有濟人利物之心 顔子有平物我之心 夫子有萬物得其所之心
  ○ 子路 須是有箇車馬輕裘方把與朋友共如 顔子 只就性分上理會無伐善無 施勞車馬輕裘則不足言矣 然以顔子比之 孔子則 顔子 猶有箇善勞在 若孔子便不見 有痕跡了 又曰 子路底淺 顔子底深 二子底小聖人底大 子路底較粗 顔子底較細膩 然都是去得箇私意了 只是有粗細
  ○ 子路 收歛 細密可到 顔子地位 顔子底純熟 又展拓開可到孔子地位
  ○ 西山眞氏曰 聖門學者 誠實端慤言者 即其所行 行者即其所言 苟躬行有一毫未到斷不敢輕以自許子路爲人 勇於爲善而篤於朋友 故所願如此 蓋私之一字 乃人心之深害 私苟未忘 雖於骨肉親戚之間 尙不能無彼此物我之分 況朋友乎 子路之言 雖只及朋友 然觀其用心則其至公 無私可見矣 顔淵之志 又大於子路 蓋視已之善如未有善視已之勞 若初無勞 觀其用心雖至 堯舜地位 亦歛然常 若不足 子路所謂 車馬衣裘與朋友共特顔子善中之一善耳 夫子之言志 又大於顔淵 蓋二子 猶未免於用意 若聖人則如天地然一元之氣運之於上而天地之間無一物 不得其所不待物 物着力然後能之 又非二子所及然 今學者 且當從子路學起必如子路之忘私然後方可進步 不然則物我之私梗於胷中如蟊賊如戈戟然又安能有善不伐有勞不矜如顔子乎 況於聖人地位 又高 又遠 非用力所可到 須德盛仁熟 從容中道 然後 不期而自至耳 此非始學之事 故必先學子路之忘 私以後可.

    又曰 子路勇於義者觀其志豈可以 勢利拘之哉? 亞於浴沂者也

  問浴沂地位恁高程子稱子路言志亞於浴沂何也 朱子曰子路學雖粗 然他資質也 高如人告以有過則 喜有聞未之能行惟恐有聞見善 必遷聞義 必徙 皆是資質高車馬輕裘都不做事看 所以亞於浴沂 故程子曰 子路只爲不達爲國以禮道理 若達便是這氣象也 又問浴沂是自得於中而外物不能以累之 子路雖未至自得 然亦不爲外物所動矣曰是
  ○ 胡氏曰 以氣象觀之 子路 發於意氣者也 顔子循其性分者也 夫子則渾然天理者也 子路所以亞於浴沂以其胷次洒落非勢利所得拘使無所滯礙則曾晳之所至矣 聖人信不可及顔子地位亦高誠能先於貨利之間慕子路之勇決而去其吝嗇之心於求仁之方亦庶幾矣
  ○ 慶源輔氏曰 子路雖有曾點氣象 而其實亦有不同 曾點 是知之事 子路是行之事浴沂之智崇共敝之行實
  ○ 新安陳氏曰 人心天理本自周流特爲私欲間隔 故不得遂其與人同適之樂與人同利之仁爾 子路之志 雖未能超然如曾點之灑落然常人認物爲已知有已不知有人以子貢尙貨殖以 子夏而孔子尙不假蓋焉 子路自甘敝縕而與人共其輕肥私欲不間隔 其天理之周流得遂其與人同利之仁 豈不可亞於曾點與人同適之樂

    顔子不自私己故無伐善하고 知同於人故無施勞하니

  [朱子曰 以善者己之所有不自有於己 故無伐善以勞事人之所憚知同於人 故無施勞]


    其志可謂大矣然 未免於有意也요[尙有勉行克治之意] 至於夫子 則如天地之化工付與萬物로도 而己不勞焉하니 此 聖人之所爲也今夫羈[居宜反][音的] 以御馬하고 而不以制牛하니 人皆知 羈靮之作在乎人하고 而不知 羈靮之生由於馬하니 聖人之化亦 猶是也先觀 二子之言하고 後觀 聖人之言하면 分明天地氣象이니 凡看論語非但 欲理會文字須要 識得聖賢氣象이라    [羈:굴레기]
  問 夫子如化工及羈靮之喩 朱子曰 這只是理自合如此 老者安之是他自帶得安之理 來友信少懷 是他自帶得 信之理 懷之理 來聖人爲之 初無形跡如穿牛鼻絡馬首都是天理如此恰似他生下便自帶得此利來
  ○ 新安陳氏曰 子路物與人共而不爲已私者也 顔子善與人同而不爲已私者也 夫子則廓然大公有造化物各付物之氣象不爲已私不足以言矣

26. 曰,“已矣乎, 吾未見能見其過而內自訟者也케라.”[440]

    已矣乎者恐 其終不得見而歎之也. 內自訟者口不言而心自咎也. 人 有過而能自知者[上聲下同]知過 而能內自訟者爲尤鮮이라. 能內自訟 則其悔悟深切而能改必矣. 夫子自恐 終不得見而歎之하니 其警學者深矣.

  [南軒張氏曰 能見其過而 內自訟則 懲創之深省察之力其必能舍舊而新 是圖 若是則於進德也 孰禦
  ○ 勉齋黃氏曰 自訟而見於言不若不言而自責於心之深切
  ○ 慶源輔氏曰 口不言而心自咎 最改過之機 蓋悔悟深切則 誠意所蓄根深力固纔說出來意思便消散了
  ○ 厚齋馮氏曰 不曰不見而曰未見不敢絶 天下於無人也
  ○ 雲峯胡氏曰 訟者欲勝人內自訟則能勝已]
(已矣乎者는 恐其終不得見而歎之也라 內自訟者는 口不言而心自咎也라 人有過而能自知者 鮮矣요 知過而能內自訟者 爲尤鮮이라 能內自訟이면 則其悔悟深切而能改가 必矣라 夫子自恐終不得見而歎之하시니 其警學者 深矣로다)

27. 曰,“十室之邑 必有忠信如丘者焉이어니와 不如丘之好學也니라.”[焉如字屬上句好去聲][441]

    十室小邑也. 忠信如聖人. 生質之美者也. 夫子生知而未嘗不好學이라. 故, 言此, 以勉人이라. 言, 美質, 易[去聲]이나 至道, 難聞이니 學之至, 則可以爲聖人이오 不學, 則不免, 爲, 鄕人而已可不勉哉?

  [南軒張氏曰 聖人斯言使學者知 夫聖可學而至 雖有其質而不學則終身爲鄕人而已
  ○ 勉齋黃氏曰 夫子自言好學固 是謙辭 然聖人惟生知所以自然好學 學者一出一入易 不可之意正以 其不能眞知義理之切身故爾
  ○ 新安陳氏曰 忠信之質 聖人與人同耳好學之至則 充極 此美質而爲聖人不好學 所以孤負 此美質而不免爲鄕人美質之不可恃而 學力之所當勉如此
  ○ 朱子答問云 註疏之讀 不成文理 按註疏音焉 如炯讀屬下文故朱子旣音如字且云屬上句也]

公冶長 終     ▶ 雍也 第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