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集註序說

史記世家[新安陳氏曰 司馬遷史記 有孔子世家 朱子纂 其要於此]孔子名丘字仲尼[新安陳氏曰 孔子父禱於尼丘山 而生孔子 故以爲名若字]其先宋人이라. [孔子六世祖孔父嘉爲宋督所殺紇遂遷于魯] 父.叔梁紇이오, [下沒反] 母顔氏라. [名徵在]以魯襄公,二十二年庚戌之歲十一月庚子生孔子於魯昌平鄕郰邑하다.
  [郰側鳩反 ○ 新安倪氏曰 孔子之生 左氏春秋不書 但於哀公十六年 夏四月 己丑 書孔丘卒 杜預註 魯襄二十二年生至今七十三也 公羊穀梁傳 皆於襄公二十一年書 孔子生 乃 己酉歲也 與史記杜註 皆不合]
爲兒嬉戱 常陳俎豆하며 說禮容 及長[上聲]爲委[去聲]하얀料量[去聲]하고, 委吏本作季氏史索隱云 一本作委吏與孟子合 今終之 [史記索隱 司馬貞作] 爲.司職吏하얀[許又反][音煩]일러라. 職見[音現]周禮牛人讀爲樴[音特又餘式之 式二反]義與杙同[杙餘式反]蓋繫養犧牲之所 此官卽 孟子所謂乘[去聲]田
  [雲峯胡氏曰 此以後多用 論語證以經證史也 車二事 論語無所見則 證之孟子 亦以經證史也
  ○ 周禮 地官司徒上牛人掌 養國之公 牛以待國之政令 凡祭祀共其享牛 求牛以授職人而芻之註 享牛前 祭一日之牛也 求牛禱於鬼神祈求福之牛也 識讀爲樴 樴謂之杙 可以繫牛樴 人者謂牧人充人與芻 牲之芻牛人擇於公 牛之中而 以授養之

適周하야 問禮於 老子이라
  [問 何以問禮於老子 朱子曰 老子曾爲柱下史 故知禮節文所以孔子問之 聃 雖知禮然其意以爲不必盡行 行之反以多事 故欲絶滅之]
旣反而 弟子益進일러라 昭公二十五年 甲申 孔子年三十五 而昭公 奔齊魯亂하니 於是適齊하야爲.高昭子[齊大夫]家臣하야以通乎景公이어늘有聞韶問政二事欲封以尼 谿之田혼대 晏嬰不可라하니感之할새, 有季孟吾老之語
  [問齊景公欲封 孔子田楚昭王欲 封孔子地晏嬰子 西不可使無晏嬰子 西則 夫子還受之否 朱子曰 旣仕其國則 須有采地受之可也]

孔子遂行하야 反乎 魯定公元年 壬辰 孔子年四十三이라 而季氏 彊僭하고 其臣陽虎作亂專政이라 故.孔子不仕하고而退修 詩書禮樂하니 弟子 彌衆일러라.九年庚子 孔子年五十一이라 公山不狃以費畔季氏하고 召孔子어늘 欲往而卒不行이라. 有荅 子路東周語[狃(뉴):친압하다,탐하다,바로잡다. 荅()답):좀콩,팥,대답,응락,동의]
  [朱子曰 聖人欲往是當他召聖人之時 有這些好意思來接聖人 聖人當時亦接他好意思所以欲往然他 這箇人終是不好底 人所以終不可去如陰雨蔽翳重結不解 忽然有一處略 略開霽雲 收霧歛(斂)見得靑天白日 這些自是好[翳(예)깃일산,가리다,막다]
定公以孔子爲,中都宰하니 一年四方則之라. 遂爲司空하고, 又爲大司寇라. 十年辛丑[去聲下同]定公하야 會齊侯于夾谷하니 齊人歸魯侵地[鄆汶陽龜陰之田]十二年 癸卯 使仲由爲季氏宰하야[許規反毁也下同]三都하고 收其甲兵이러니 孟氏不肯墮成이거늘 圍之不克이라
  [問 成旣不墮 夫子如何 別無處置了便休 朱子曰 不久 夫子亦去魯矣 若便聖人久爲之 亦須別有箇道理
十四年 乙巳孔子年五十六이라 攝行相事하니 誅少[去聲]正卯하고[音預]聞國政이러니三月魯國大治한대[去聲]齊人歸女樂以沮[在呂反止也]호니 季桓子受之하고 郊又.不致.膰[音煩祭祀餘肉也]俎於大夫할새 孔子行하다.魯世家自此以上皆爲十二年事
  [問說 若魯亦致膰於 大夫則 夫子 果止乎 朱子曰也 須去只是 不若此之速 必須別討一箇事 故去
  ○ 胡氏曰 是時政 在季氏 夫子攝行相事而已 非爲相也 與聞 國政而已 非爲政也 定公素不能立 季孫旣有所 惑其不足與有爲可知也 故不容於不行

適衛하야主於子路妻兄.顔濁鄒家하다.[鄒(추):춘추시대노나라부용국]適陳過匡할새 匡人 以爲陽虎而拘之러라. 有顔淵後及文王旣沒之語 旣解還衛하야 主蘧伯玉家하야 見南子하다. 有矢子路及未見好德之語 去適하야대 宋司馬桓魋 欲殺之이어늘 有天生德語及微服過宋事 又.去適陳하야 主.司城貞子家하고 居三歲而反于衛하니 靈公不能用이러라 有三年有成之語 晉趙氏家臣佛肹以中牟畔하야 召孔子어늘 孔子欲往이라가 亦不果하다. 有荅子路堅曰語及荷蕢過門事 [朱子曰夫子於公山氏之召却眞箇要去做於佛肸之召但謂其不能浼我而已] 將西l 見趙簡子라가 至河而反하야 又.主.蘧伯玉家러니 靈公問陳이어늘 不對而行이라가 [扶又反]如陳하다. 據論語則絶糧當在此時 季桓子卒遺言胃康子호대 必召孔子하라하더니 其臣止之한대 康子乃昭冉求라. 史記以論語歸與之歎爲在此時又以孟子所記歎詞爲主司城貞子時語疑不然蓋語孟所記本皆此一時語而所記有異同耳 孔子如蔡及葉하다.[失涉反] 有葉公問荅子路不對沮溺耦耕荷蓧丈人等事史記云於是楚昭王使人聘孔子孔子將往拜禮而陳蔡大夫發徒圍之故孔子絶糧於陳蔡之間有慍見及告子貢一貫之語按是時陳蔡臣服於楚若楚王來聘孔子陳蔡大夫安敢圍之且據論語絶糧當在去衛如陳之時 楚昭王將以書社地封孔子러니 令尹子西不可라하니 乃止라. 史記云書社地七百里恐無此理時則有接輿之歌 [新安陳氏曰索隱云古者二十五家爲里里各立社則書社者書其社之人名於籍蓋以七百里書社之人封孔子也故冉求云雖累千社而夫子不利是也饒氏云書社猶今人所謂書會也蓋卿大夫所當得底地謂之采地如這箇却是君之所特與故謂之書社地言以此養其徒也便如齊王欲中國授孟子室養弟子以萬鍾相似] 又.反乎衛하니 時靈公已卒하고 衛君輒欲得孔子爲政하며, 有魯衛兄弟及荅子貢夷齊子路正名之語 而冉求爲季氏將[去聲]하야 與齊戰有功한대 康子乃召孔子거늘 而孔子歸魯하니 實哀公之十一年丁巳而孔子年六十八矣. 有對哀公及康子語 [雲峯胡氏曰讀此者要看太史公書法又要看文公刪後書法如孔子在他國皆不書年若干惟他國反魯及在魯則歷歷書之豈以在他國則歲月無所考故不書耶然去魯適陳太史公書曰是歲魯哀公三年而孔子年六十矣又自楚反衛太史公書曰是歲也孔子年六十三而魯哀公六年也文公皆刪之至孔子晩年歸魯文公乃特書曰實哀公之十一年丁巳而孔子年六十八矣言外慨歎之意於書法可見也. 然,魯終不能用孔子하니 孔子亦不求仕하야, [問孔子當周哀時可以有爲否朱子曰聖人無不可爲之時也便若時節變聖人又自處之不同問孔子豈不知時君必不能用已曰聖人豈有逆料君能用我與否到得後來說不復夢見周公與吾已矣夫聖人自知其不可爲矣] 乃敍書傳[去聲]禮記하며, 有杞宋損益從周等語 刪詩正樂하며, 有語太師及樂正之語 序.易彖.繫.象.說卦.文言하다. 有假我數年之語 弟子蓋三千焉이로대, 身通六藝者七十二人이러라. 弟子顔回最賢蚤死後唯曾參得傳孔子之道 十四年庚申魯西狩獲麟하니 有莫我知之歎 孔子作春秋하다. 有知我罪我等語論語請討陳恒事亦在是年 明年辛酉子路死於衛하고 十六年壬戌四月己丑孔子卒하니 年七十三이라. 葬魯城北泗上하다. 弟子皆服心喪三年而去러대 惟子貢廬於塚上하니 凡六年이라. 孔子生鯉하니 字伯魚先卒이라 伯魚生伋하니[音急] 字子思作中庸하다. 子思學於曾子而孟子受業子思之門人
何氏曰[何氏名晏字平叔魏南陽人]魯論語二十篇이오, 齊論語別有問王知道하야 凡二十二篇이오, 其二十篇中章句頗多於魯論이라. 古論出孔氏壁中하니 分,堯曰下章의子張問하야 以爲一篇하야 有兩子張하니 凡二十一篇이오. 篇次不與齊魯論同이라.
[或問今之論語其魯論與朱子曰以何晏所敍篇數考之則信爲魯論矣但據釋文則其文字亦或有不同者如以必爲瓜之類豈何氏亦若鄭註就魯論篇章而又雜以齊古之文與然唐藝文志已不載齊古篇目陸氏蓋於諸家說中得之耳]

程子曰論語之書成於有子曾子之門人이라. 故.其書獨二子以子稱하다.
[程子曰論語爲書傳道立言深得聖人之學者矣如鄕黨形容聖人部知者豈能若是. ○ 問論語以何爲要曰要在知仁孔子說仁處最宜玩味曰孔子說仁處甚多尤的當是何語曰皆的當但其門人所至有不同故其答之亦異]
[○ 朱子曰程子之說蓋出於柳宗元其言曰諸儒皆以論語孔子弟子所記不然也孔子弟子曾參最少又老乃死而是書記其將死之言則其去弟子之時甚遠而當時弟子略無存者矣吾意孔子弟子嘗雜記其言而卒成其書者曾子弟子樂正子春子思之徒也故是書之記諸弟子必以字而曾子不然蓋其弟子號之云爾而有子亦稱子者孔子之歿諸弟子嘗以似夫子而師之後乃叱避而退則固嘗有師之號矣凡此柳氏之言其論曾子者得之而有子叱避之說則史氏之鄙陋無稽而柳氏惑焉以孟子巧之當時旣以曾子不可而寖其議有子曷嘗據孔子之位而有其號哉故程子特因柳氏之言斷而裁之以爲此說此所以不著柳說而獨以程子爲據也楊氏又謂此書首記孔子之言而以二子之言次之蓋其尊之亞於夫子尤爲明驗至於閔損冉求亦或稱子則因其門人所記而失之不革也與

程子曰讀論語有讀了全然無事者하며 有讀了後其中得一兩句喜者하며 有讀了後知好[去聲]之者하며 有讀了後直有,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者라.
程子曰論語之書其辭近其指遠辭有盡指無窮有盡者可索之於訓誥無窮者要當會之以神譬諸觀人昔日識其面今日識其心在我則改容更貌矣人則猶故也坐是故難讀蓋不學操縵不能安弦不學博依不能安詩不學雜服不能安禮惟近似者易入也彼其道高深博厚不可涯涘也如此儻以童心淺智窺之豈不大有逕庭乎方其脅肩謟笑以言餂人者讀之謂巧言令色寧病仁未能素貧賤而恥惡衣惡食者讀之豈知飯蔬飮水曲肱而枕之未妨吾樂注心於利未得已不已而有顚?之患者讀之孰知不義之富貴眞如浮雲誨爾諄諄聽我藐藐者讀之孰知回不惰師書紳爲至誠服膺過此而往益高益深可勝數哉.
○ 朱子曰學者須著實循序讀書以論語爲先一日只看一二段莫間精粗難易但只從頭看將去讀而未曉則思思而未曉則讀反覆玩味久之必自有得矣今學者於論語二十篇中尙不耐煩看得之況所謂死而後已者又豈能辦得如此長遠工夫耶.
○ 慶源輔氏曰嗜之而飽饜充足其樂有不可形容者是以見於手舞足蹈也.
○ 雲峯胡氏曰讀論語者有此四等人初是全無知者第二是略能知者第三是知而好之者第四是好而樂之者.]

程子曰今人不會讀書로다 如讀論語未讀時是此等人이오, 讀了後又只是此等人이며 便是不曾讀이라.
[程子曰讀論語須有疑然後能進今人讀書元不知疑所以不及古人孔門弟子如子夏問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直推至於禮後樊遅問仁知直推至於擧臯陶伊尹而不仁者遠始能無疑今人多於言上認了又安能疑
○ 問論語如何讀曰這也使急不得也不可慢所謂急釜得者功效不可急所謂不可慢者工夫不可慢
○ 慶源輔氏曰程子言雖近而意則切使讀書者自知所以求益不至虛費工夫也須是熟讀涵泳使之通貫浹洽然後有日新之功如是則氣質變化月異而歲不同矣]

程子曰頤自十七八讀論語當時已曉文義러니 讀之愈久但覺意味深長이러라.
[和靖尹氏曰論語之書迺集記孔子嘉言善行苟能卽其問答如己親炙于聖人之門默識心受而躬行之則可謂善學矣
○ 延平李氏曰人之持身當以孔子爲法孔子相去千餘載旣不可得而親之所可見者獨論語耳論語蓋當時門人弟子所記孔子言行也每讀而味之玩而繹之推而行之雖未至升堂入室亦不失爲士君子也.
○ 朱子曰所謂深長意味也別無說只是涵泳久自見得.
○ 論語讀著越見意思無窮今日讀得些意思明日讀又長得意思.
○ 朱子曰論語中程先生及和靖說只於本文添一兩字甚平淡然意味深長須當子細看要見得他意味方好己下論解論語.
○ 問謝氏說多過不如楊氏說最實曰尹氏語言最實亦多是處但看文字亦不可如此先懷權斷於胷中如謝氏說十分有九分過處其間亦有一分說得恰好處豈可先立定說今且須虛心玩理.
○ 集註中解有兩說相似而少異者亦要相資有說全別者是未定也.
○ 論語集註如秤上稱來無異不高些不低些自是學者不肯用工看.
○ 問集註有兩存者何者爲長曰使某見得長低時豈復存其短底只爲是二說皆通故幷存之然必有一說合得聖人之本意但不可知爾又曰大率兩說前一說勝
○ 某於論孟逐字稱等不敎偏些小學者將註處宜子細看
○ 集註添一字不得減一字不得不多一箇字不少一箇字
○ 讀集註只是要看無一字閑若意裏說做閑字那箇正是緊要字
○ 集註至于訓誥皆子細看蓋要人字字思索到莫要只作等閑看便了
○ 問註或用者字或用謂字或用猶字或直言其輕重之意如何曰者謂是恁地直言者直訓如此猶云者猶是如此胡氏曰某某也正訓也某猶某也無正訓借彼以明此也某之爲言某也前無訓釋特發此以明其義也爲言謂其說如此也引經傳文以證者此字義不可以常訓通也
○ 集註於正文之下正解說字訓文義與聖經正意如諸家之說有切當明白者卽引用而不沒其姓名如學而首章先尹氏而後程子亦只是順正文解下來非有高下去取也章末用圈而列諸家之說者或文外之意而於正文有所發明不容略去或通論一章之意反覆其說切要而不可不知也
○ 集註內載前輦之說於下句者是解此句文義載前輦之說於章後者是說一章之大旨及反覆此章之餘意胡氏曰字義難明者各有訓釋一章意義可以分斷者逐節註之一章之後又合諸節而通言之欲學者先明逐字文義然後明逐節旨意然後通一章之旨意也每章只發本章之旨者附註後或因發聖人言外之意者別爲一段以附其後亦欲學者先明本旨而後及之也.

論語序說 終

:벼룩조.:물가사.:의심할도.:핥을첨.:팔뚝굉.:가르칠회.:타이를순.:멀묘(작다,약하다).막:(경솔히봄,쉽게봄,약간). :(도포 등)큰띠신.:배부를염(포식). : . :힘쓸판(갖추다)辦償:마땅히 갚아야할 것을 갚음. (천):예쁘다; 사위; 빌다; 청하다. (만):눈매 어여쁘다(美目); 돌아보다(顧); 곁눈질하다(流視貌). 樊(번):울타리,새장. 遅=遲. 臯: . :실마리역(당기다,찾다,풀다) (적을사) :저울칭.너내(乃同):가마연(손수레)